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娛樂 > 正文

科學網閑說蘇州(12)蘇州女人

來源:網絡整理 編輯:茂名新聞網 時間:2019-10-18

閑說蘇州(12)蘇州女人

蘇州女人這個話題,本來早該寫了,猶豫再三,拖了很久,寫了又停,停了又寫,現在還是決定寫完它。之所以猶豫再三,是因為如今什么都要帶上一個“美女”字樣已經成了惡俗,寫女人便好像是為了吸引眼球似的。但是,女人畢竟是社會的“半邊天”,不管世俗怎么惡,該寫的事情還得寫,因噎廢食總是不好。

為什么非寫蘇州女人不可呢?前面的《閑說蘇州》第一、二篇都說到一件事:在明清兩代,蘇州府每年稅賦竟然占到全國的幾乎十分之一,身為江蘇巡撫的李鴻章曾向朝廷上書說:蘇(州)松(江)太(倉)的稅賦率,上溯之,比宋代多五倍,比元代多三倍;橫著比,比毗鄰的常州多三倍,比同省的鎮江等府多五倍,比外省多十倍二十倍不等。這就留下一個問題,交這么多稅賦,為什么這里還是比其他地區富庶?難道這里的地下埋著聚寶盆、種著搖錢樹不成?當然不是,這里就不得不說到蘇州女人所起的作用,

當年蘇州府富甲天下,單靠種糧食是不行的。古人雖然說“富國之本,在于農桑”,但是實際上大多數地區植桑績麻,男耕女織,主要還是自給自足,但是,江南的蠶桑絲綢卻遠遠超出了自給自足的范圍,曾經形成過巨大的產業,或許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產業。明末大學者徐光啟在《農政全書》中這樣說:“蘇、杭、常、鎮之幣帛枲紵,嘉湖之絲纊,皆持此女工末業,以上供稅賦,下給俯仰。”“所有供百萬之賦,三百年而尚存視息者,全賴此一機一杼而已”種桑、養蠶這幾乎是女人的專利,而這也恰恰正是整個蠶桑絲綢產業的基礎。所以,在超額稅賦的重負之下,幾百年間,蘇州仍然保持繁華,蘇州女子功不可沒。直到近、現代,所謂姑蘇十二娘(繡娘、織娘、蠶娘、花娘、茶娘、縫娘、船娘、魚娘、菱娘等十二種勞動婦女,說法不一)仍然在農村的經濟生活中充當著重要的角色。歌曰:“軍功章上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此之謂也。

與女人相對的是男人。提起男人,在電視節目中,經常出現的被嘲笑的形象是上海男人。小里小氣,在家里做家務、伺候老婆,很沒有“男子漢大丈夫”的氣概。其實,我看在大多數知識分子家庭,男人都做家務。記得80年代的時候,我在濟南住的房子里,一個單元每層住三家,中間那家的廚房靠著樓梯。晚飯前,從樓梯上走,看得見各家做飯的,幾乎全是男人。在大學里,兩口子都上班,誰在家誰做飯。男人做教師更多些,不坐班,做飯也往往更多。男女在家里地位的相對高下,是由經濟關系決定的。女人參加經濟活動,有經濟收入,地位當然提高。蘇州女子就是如此,在長期的封建社會中,蘇州女子在家庭中的地位要高于許多其他地方的女子。

一個明顯的標志是腳,所謂三寸金蓮是舊社會摧殘婦女身體和精神的一個標志。由于需要參加勞動生產,早在辛亥革命以前,江南就有許多天足女子。而在辛亥革命以后,蘇州女人裹小腳的就很少了。而北方的很多地方,如今能見到現在也才只有七十多歲的小腳或“解放腳”(裹了小腳后又放開的),也就是說,直到三四十年代,那里還在裹小腳。

由于經濟活動的需要,幾百年來,蘇州一直是小家庭占優勢。弟兄分家,各自賃屋而居。所謂“金鄉鄰、銀親眷”,就是遇到問題時比親戚更重要的是依靠朋友和鄉鄰。蘇州人很少進宗族祠堂。宗族祠堂也很少,倒是幾乎家家戶戶客堂間的墻上都高掛著自己的“家堂”(一種木制小屋,二尺多高,里面僅供著自己去世的直系長輩的木主,可以認為是一個微型的“祠堂”)。這樣,大宗族對于小家庭的道德束縛就較小歷來,對婦女的封建道德約束最厲害的是宗族,而在長期沒有宗族束縛的小家庭內部,束縛就小得多。在小家庭里,一個對一個,誰束縛誰還很難說。因此,與其他地方相比,江南女子的自由度較大,蘇州女子只是江南女子的典型代表而已。

由于經濟條件較好,受封建道德的束縛比較少,蘇州女子受教育的平均程度也比較高。也正因為女人從而母親的文化水平較高,又促使下一代人又較高的教育文化水平,進一步促進經濟的發展和思想的解放。而經濟的發展和思想的解放又使得女子也得到較好的教育。這是一個千百年來形成的正反饋。在這個過程中,女子的受教育是非常重要的。有文化或智力水平較高的母親能極大地影響下一代人的文化或智力水平。所以,我們今天促進女童學習的“春蕾計劃”的意義是怎么說都不過分的。

長期以來,一提起蘇州,人們總還會想起蘇州的美女。人們往往把小說中的林黛玉做蘇州的“形象代言人”,林黛玉卻“生、長”在揚州(多謝武夷山先生的指正)。如果說,林黛玉是藏在侯門深閨的大家閨秀的代表而且是一個小說中的人物,那么,更被人們津津樂道的美女是使男人們能夠“沖冠一怒為紅顏”的陳圓圓、以儒服男裝主動見訪的才女柳如是、傳說中弄到順治皇帝都要來插一杠的色藝雙絕的董小宛、借來誥命服飾以公使夫人的名義出使歐洲四國的賽金花等等風塵女子。

這些女子確實都是從蘇州走出去的,大概也確實長得漂亮。但是,光有漂亮的臉蛋兒和婀娜的身姿大概還算不上絕色美女,僅僅長得好看一點只是一個必要條件,更重要的要有出色的才藝。這除了先天的條件之外,更需要后天的教育。我們現在講心里美主要是指由好的道德品質。其實,廣義的心里美也應當指有智慧、有知識、有才藝。人們喜歡一個人,不光是他(她)長得好看,更要有智慧、有知識、有才藝以及有與自己近似的道德。要能夠培養出大量上面所說的絕色美人,就必定與那里大的人文環境有關。

上面這幾位是風塵女子,被通俗文藝作品如小說、曲藝等廣泛宣揚,所以知名度高了,其實,歷史上有文采的蘇州才女有許多。例如,清代乾隆年間的張允滋,據記載,她工詩、畫,善寫墨梅。與張芬、李嫩、席惠文、朱宗淑、江珠、尤澹仙、沈桂玉等,結“清溪吟社”,世稱吳中十子,有《吳中十子詩鈔》。她們能夠走出自己的家門,結社吟詩,出版作品,這在保守氣氛較濃厚的中原地區恐怕難以做到。

欄目分類

本站內容收集于互聯網,如對您的作品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Copyright © qingfengjiaju.com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 河南省福彩22选5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