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娛樂 > 正文

金庸館設置吊唁冊 后金庸時代 武俠江湖何在?

來源:網絡整理 編輯:茂名新聞網 時間:2019-09-06

“大俠再見,桃花島永遠是你的家。”

“感謝您用武俠精神,教我們懂得什么是中國人的正義。”

“18年前讀到了您的書,人生從此多了光彩,您永遠在我的心中。”……

這些真摯的文字,是全國書迷留在香港文化博物館“金庸館”里的。

昨天下午4點,位于香港沙田的香港文化博物館“金庸館”設置吊唁冊,接受公眾作最后致意。

金庸館設置吊唁冊 后金庸時代 武俠江湖何在?

昨天上午10點,錢報記者趕到香港文化博物館時發現,這里已有不少書迷在“鐵馬”攔出的吊唁處排隊區,排起了長隊。

排在隊伍第一個的張威達,是香港人,80后,他一早就到了。“來是出于對金庸先生的敬意。我是做編劇、導演的,我的師父會去私人告別會,我就想來這里看看。”

一位從福建趕過來的書迷,已近中年。他告訴記者,之前在網上看到這里有吊唁儀式,一早就趕來了,沒想到吊唁儀式改到了下午4點開始。

金庸館外,是一幅幅以金庸小說人物為主題創作的水墨漫畫。有人在《書劍恩仇錄》的香香公主旁邊,悄悄留下自己畫的小幅漫畫,以寄哀思——“金庸老師,笑傲浮生”,寥寥數筆,也看得出這位作者的心意。

在吊唁現場可以看到,來排隊的人,香港本地以老年人居多,有幾位阿婆阿公甚至自帶了小凳子。而從內地趕來吊唁的金庸迷,則以80后居多,很多人都是深受武俠劇的影響。

而在來金庸館的路上,開出租車的司機大哥曾感慨了一句,“現在香港年輕人讀金庸的越來越少了,不如內地的年輕人多。”

昨天的金庸館,依舊是整個香港文化博物館里人最多的地方。

金庸館于2017年3月1日在香港文化博物館開館。當時,汪明荃[微博]、鄭少秋、張紀中[微博]、陳芷菁[微博]等人均來捧場。館內展示著早期出版的金庸小說版本、珍貴手稿、照片及小說改編的電影海報、電視劇主題曲唱片等——

比如1983年《射雕英雄傳》電視劇主題曲的錄音帶,由顧嘉輝作曲,黃霑和鄧偉雄填詞,羅文、甄妮主唱,是金庸迷心中最經典的金庸主題曲之一;

還有王司馬和云君分別為《書劍恩仇錄》和《神雕俠侶》作的插畫,一下子把人拉回記憶深處,仿佛又走進金大俠筆下那個刀光劍影的江湖年代。

來參觀的人,年齡層從10多歲到50多歲都有。有人久久在“金庸的武俠世界”幕墻前駐留,也有小學生饒有興味地在觸屏區翻看著李若彤和劉亦菲[微博]扮演的小龍女。

在“金庸館”出口處,工作人員設立一個留言臺,備有紙筆,參觀者可以把想說的話寫下來,再釘在墻上。

雖簡單,卻真摯。

于是,我們看到來自全國各地的金庸武俠書迷,在這一小方天地里表達了自己的緬懷和敬意。有香港的,有深圳的,有舟山的,還有寫英文的……

跟著媽媽來參觀的兩位小學生,也認真地拿起筆,想寫點什么,“沒有看過他的書,但是聽說金庸爺爺很了不起。長大后一定會看看。”

據了解,吊唁處除首日下午開放,其余日期與博物館的開放時間相同。11月12日至30日期間,平日從上午10點至下午6點,周末是上午10點至晚上7點,逢周二休館。

吊唁處會派發紀念冊。這本紀念冊共27頁,載有金庸的生平、小說里的金句名言,還有他的小說手稿等。封面是“看破放下自在”,打開第一頁,在黑白云彩的背景上,是金庸《神雕俠侶》里的名句: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離合,亦復如斯。

館方未透露紀念冊數量,強調送完即止。

后金庸時代

武俠江湖何在

金庸先生逝世后,網絡上有不少聲音,在惜嘆江湖的落幕,認為以金庸為代表的武俠巔峰時代,已經終結。

大俠遠去,真的把江湖都帶走了嗎?后金庸時代,金庸的武俠會如何影響當下文學的創作?

在杭州師范大學教授、文學評論家夏烈看來,其實金庸的遺產正在浩浩蕩蕩的網絡文學里得到了良好的繼承和轉化。

大量的中國網絡作家,尤其是男作家,都公開承認他們繼承和吸收了金庸、古龍、黃易這一代武俠小說的影響。

以75后、80初為代表的網絡武俠作家,曾在2000年前后大量涌現,后來,又同時轉向玄幻小說的寫作。到今天,網絡小說發展20年,讀者最多、傳播力最廣的一個門類就是玄幻小說,這些作家中的不少人都講到過金庸對他們的影響。

比如貓膩,他的作品《將夜》就是一個典型的武俠玄幻,網劇最近正在播出。烽火戲諸侯,杭州的一位網文大神,剛剛完成的一部作品《雪中悍刀行》,也是典型的武俠加玄幻,用武俠的套路再現武俠的精神。

另一方面,中國小說的古往今來,在不斷創新的同時,也有一以貫之的“中華性”,講的都是東方美學趣味,儒釋道、俠客夢,這些是不曾改變的。為什么金庸去世,在線上線下都引起聲勢浩大的全民化悼念風潮,因為他的作品,是中國老百姓喜聞樂見的,雅俗共賞,影響了一代又一代人。

這和金庸的綜合素養很高分不開,他不僅對舊文化進行轉化,還借鑒了新文學,他是一個打通東西古今的文化人。這也給當下的年輕寫作者一種震撼和啟示:不能看低武俠、言情,關鍵是如何通過武俠小說、言情小說去傳達中國人的價值觀、美學神韻。

這就要求創作者要更了解傳統,要按照中國人喜歡的東西去傳達價值觀,這樣對老百姓的感動、感觸,才是最廣泛的。

另外,金庸趕上了他那個時代的“新媒體”:小說在報紙上連載,又被影視翻拍。從這個角度看,今天的年輕作家同樣也趕上了這個時代的“新媒體”,他們在文學網站上寫作,讀者能在手機端閱讀,加上影視公司對IP的重視和投入,讓這些作品和作者被更多人知曉,這一切都與金庸一脈相承。

欄目分類

本站內容收集于互聯網,如對您的作品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Copyright © qingfengjiaju.com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 河南省福彩22选5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