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國內 > 正文

生命清華女生鉈中毒事件在林海定格

來源:網絡整理 編輯:茂名新聞網 時間:2019-07-31

  于海俊(前)與苗木專家在察看林場樹木。
  新華社發

  6月19日,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管理局根河林業局副局長于海俊,在撲救森林雷電火災過程中,不幸因公殉職,年僅56歲。

  追悼會當天,根河地區道路兩旁,站滿了前來送別的職工群眾。熟悉的,陌生的,都來送他最后一程。

  于海俊1987年從內蒙古林學院畢業后,就來到內蒙古大興安嶺工作。是什么讓他三十二年如一日扎根于茫茫林海,始終牢記當年的初心,至死不渝?

  休克時手里仍緊攥著GPS定位儀

  今年6月19日下午,內蒙古大興安嶺根河林業局轄內的上央格氣林場47溝附近發現煙點。煙點即是火情,火情就是命令。于海俊迅速帶領60名專業撲火隊員緊急奔赴起火點。3個小時后,他們到達火場。經過2個多小時的奮力撲救,火場勝利實現合圍,外圍明火被撲滅。

  臨近21時,天已黑透,燃盡的草木灰四處飛散,一些倒木、站桿上還有殘留的星火。于海俊要求大家在最短時間內徹底清理火場,確保不發生復燃、受災面積不再擴大。清理過程中,一根長約10米、直徑約為32厘米的過火站桿被風刮倒,砸中了于海俊。

  當隊員們將站桿鋸斷后挪開,于海俊的一只眼鏡鏡片被砸碎,人處于休克狀態。此時,他的手里仍緊緊攥著GPS定位儀。經過一個小時的顛簸,于海俊終于被送到山下的急救車。但他沒挺過這個夜晚,19日23時30分,因公殉職。

  于海俊犧牲后,同事們找到了他多年隨身攜帶的筆記本,里面詳細記錄了他參與撲救的每一場火災。在扉頁上,他寫道:本記錄本,經過煙熏、火燎、油漬、塵埋、汗浸、水淹、雨澆等多道工序,得以保存,實屬幸事……除了這本珍貴的撲火記錄,他留下的還有當晚沒吃完的半包餅干和半瓶水。

  自從來到根河林業局工作,于海俊曾屢次帶隊成功撲火,不止一次展現了極強的責任心和過硬的專業素質:2017年5月2日,畢拉河林業局北大河林場的火災,是他嚴令隊員們轉移到河邊宿營,才避免了后半夜因大風驟起火向突變,原宿營地被大火吞噬可能造成的人員傷亡;2018年6月22日,內蒙古大興安嶺北部原始林區烏瑪林業局伊木河林場發生火災,出發救火時,他的腳就被嚴重砸傷,但他忍著疼痛,帶隊爬山、過河,帶頭撲火作戰……

  翻看這名老黨員的檔案,23歲那年,他在入黨申請書中寫道:在我童年時代,常聽大人們講那些共產黨員先烈的英雄事跡,他們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深深激勵著我。我要求加入中國共產黨,是要為實現偉大的共產主義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挑最重的擔子啃最硬的骨頭

  在于海俊犧牲的前一天,根河林業局黨委召開了“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研討會。會后,于海俊寫下心得體會:“作為林業人,必須把改善林區生態環境質量作為義不容辭的責任,堅決承擔起建設美麗根河的歷史使命,堅持最重的擔子自己先挑、最硬的骨頭自己先啃。”這是于海俊交給黨組織的最后一份思想匯報。

  調任根河林業局之前,于海俊曾在內蒙古大興安嶺森林調查規劃院工作。他經常背著帳篷、給養和工具,爬高山、穿密林、蹚河道、走沼澤……年復一年,帶領森林外業調查大隊深入北部原始林區,出色地完成了北部原始林區防火工程基礎設施勘察設計任務。

  國家啟動一期“天保”工程的時候,于海俊作為設計項目負責人,幾乎走遍了林區的每個角落,他帶領團隊準確核定了各林業局公益林、商品林的建設規模,為上級決策和工程建設單位施工提供了詳實的基礎依據。

  多年來,于海俊負責并參加的林業工程規劃設計、森林資源調查規劃設計、生態環境工程設計和測繪項目共有100余項,其中完成“天保”工程設計32項,8個項目獲評全國和省部級優秀科技成果獎,主編或參編完成論文、著作10余篇(部),他還先后獲得過“內蒙古自治區優秀科技工作者”等近20項榮譽。

  沒有一個親人沾了他的“光”

  根河林業局距離于海俊過去工作生活的牙克石市200多公里,到根河林業局工作的8年里,于海俊和妻子劉文慶見面次數有限。

  劉文慶回憶,和于海俊從相識、相戀到結婚生子,共處30多年的時光中,聽到最多的話是“在忙”。6月19日下午,劉文慶像往常一樣,給丈夫打電話。電話一端的于海俊說,“我忙著呢,著火了,馬上上山,不聊了……”就匆匆掛斷了電話。誰知,這竟成了夫妻二人的訣別。

  于海俊回家探親、妻子去根河看望于海俊,都是乘坐綠皮火車,單程就得花很長時間。劉文慶珍藏著兩人往來于根河和牙克石的所有火車票,本想等到于海俊退休后,把這些火車票編成一本紀念冊。

  今年是于海俊的母親去世三周年,原本定好回家給母親上墳的于海俊,后來給弟弟打了個電話:“林區干旱少雨,防火形勢嚴峻,回不去了……”當年,為了供成績優異的于海俊上大學,弟弟、妹妹只好相繼輟學在家務農。于海俊一畢業就一頭扎進了大森林,家里親人沒有一個沾了他的“光”。

  至今,夫妻倆還住在僅6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裝修極其簡樸。于海俊的辦公室里,辦公椅扶手磨破了一個大洞,辦公桌上還放著一個很舊的白瓷杯子。于海俊在根河住的宿舍,冰箱里只有方便面和吃剩下一半的凍饅頭。

  于海俊因公殉職,組織上多次到家里看望家屬。每次,妻子劉文慶都語氣堅定地說:“我們一家人都是共產黨員,我們能夠理解海俊所做的一切。”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31日 16 版)

(責編:袁勃)

欄目分類

本站內容收集于互聯網,如對您的作品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Copyright © qingfengjiaju.com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 河南省福彩22选5最新开奖结果